会员登陆

产学研论坛

【CTEX情报分析师】(2013年第7期)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之“侧影”(二): 高校专利许可备案状

编辑:Joyce 点击: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8日

一、上期提要
    专利许可作为科技成果商业化的重要方式之一,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但也仅仅是“某一个”侧面,并非由一个单独指标来试图描绘“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的全景图,所以标题中指出的“侧影”一词,是报告展开的前提。
    作为专利许可备案登记信息,则更是实际发生的高校专利许可真实行为记录的一小部分,绝非全部,其理由在上期报告中已做出详细说明,在此不再赘述。
    更进一步说,上期报告的数据范围仅仅是2013年第一和第二季度的中国专利许可备案登记信息,有限的数据样本反映出的数据分析结果并不一定与真相内核匹配。
    这就是数据的“魔力”,换个角度,换个范围,也许完全变化了结果和立场;然而这也正是数据挖掘与研究的“魅力”,我们在通过数据的解读,一步步深入发现不曾被人发现的真相,一步步接近事实的本质,这个过程不是拿来主义的表面思考,而是秉持科学精神的踏实探求。
    [第6期关键数据点击]
    -13%
    2013 年上半,中国专利许可备案登记总量为7836件,与去年同期 (2012 年 1-6月) 的 9001 件相比下降 了 13% 。
    8%
    由高校作为专利许可方向其他机构进行专利的总量为634件,占总许可备案量的8%。
    76件
    浙江大学以76件专利许可备案登上榜首位置。而安徽理工大学以35件位居第二,江苏大学,东南大学表现也很抢眼,以34件和32件分别位列第三位和第四位。
    1/2
    在排名前20位的高校中,有半数为长三角地区的高校,包括浙江大学、江苏大学、东华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京工业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华东理工大学、苏州大学和上海第二工业大学。
    二、全景扫描:2002~2012年中国专利许可备案情况
    在上一期对2013年上半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量统计分析的基础上,笔者进一步扩大数据样本的采集,将统计分析的范围延伸至2002年(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外公开的登记数据的最早年份)。通过对2002~2012年十一年间的数据的整体梳理,我们发现了完全不同的结果,并引发新的思考。(见表1及图1)
    表1   2002至2012年中国专利许可量统计(略)

推动备案数量发生改变的“身后之力”
    2002~2007:国外公司唱主角
    由表1及图1得出的统计结果发现,2002~2007年间,中国高校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备案数量几乎为零(除了200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有4件专利许可备案)。
    对比专利许可备案年度数量与高校备案数量发现二者的变化趋势并不一致。
    2005~2007年,虽然年度备案量在2000~4000件,但是高校几乎没有参与备案。进一步分析数据发现,此三年间备案的主体(即许可方)多数为国外公司向国内公司进行专利许可,其比例超过九成,(经笔者对数据进行梳理后发现,在2007年的4445件备案中,仅飞利浦公司作为许可方的备案数量就达到3210件)如果剔除这部分数据,2002至2007年间,中国国内机构作为主体参与备案者寥寥无几。
    2008~2012:国内机构突增长
    2008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在国家知识产权局进行专利许可备案的国内机构逐步增加。2008年中国高校的专利许可备案数量达到了70件。
    2009年,是我国全面实施知识产权战略的第一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共同制定并实施《推进计划》,中国高校的专利许可备案量开始突然上升,并在2009年至2012年之间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数量上。在这一时期,国内专利许可备案总量也陡然上升到万件以上并呈现比较平稳的趋势,2011年达到最高点21665件。
    由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颁布及后续推进计划的实施为专利许可备案提供了身后之力,正是这股力量才开始唤醒专利许可备案的行为逐步发生,然而这仅仅只是身后之力,并非来自高校体内的力量。
    三、2002~2013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量“大检阅”
   (一)分年度排行
    根据国知识产权局提供的公开数据(2002~2013年第二季度中国专利实施许可备案统计),我们对各年度的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量进行了提取和分析,并按照年度进行了排名,结果如下图所示
图2   2008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排行(前10名)(略)
图3  2009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排行(前10名)(略)
图4  2010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排行(前10名)(略)
图5  2011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排行(前10名) (略)
图6  2012年中国高校专利许可备案数排行(前10名) (略)
   (二)总排行(2008~2013年第二季度)

表2  排名前50名名单
1       浙江大学         289
1       华南理工大学         289
3       安徽理工大学         246
4       江南大学         174
5       东华大学         169
6       天津大学         169
7       江苏大学         149
8       西安交通大学         148
9       哈尔滨工业大学     137
10     东南大学         128
11     上海交通大学         127
12     南京工业大学         106
13     浙江工业大学         98
14     山东大学         88
14     清华大学         88
16     华东理工大学         84
17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82
18     江苏科技大学         80
19     北京科技大学         79
20     重庆大学         77
21     四川大学         66
22     华中科技大学         58
23     南京大学         57
23     太原理工大学         57
25     湖南大学         56
26     北京工业大学         54
27     陕西科技大学         53
27     苏州大学         53
29     中国农业大学         51
30     北京化工大学         48
31     南京农业大学         47
32     中南大学         46
32     吉林大学         46
34     同济大学         44
35     合肥工业大学         43
36     上海大学         42
37     中国矿业大学         38
38     河北工业大学         36
39     南京林业大学         35
39     中山大学         35
41     南开大学         33
41     电子科技大学         33
43     天津科技大学         32
44     武汉大学         31
45     沈阳工业大学         29
45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29
47     燕山大学         28
47     南京理工大学         28
47     河北农业大学         28
50     福建师范大学         27
50     武汉工程大学         27
50     浙江理工大学         27

四、 观察与思考
    (一)  专利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的定位
    高校技术转移的过程就是技术成果从知识生产组织(高校)向经济生产组织(企业)转移的过程,它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理论研究阶段,成果转化阶段和技术产业阶段。高校凭借其深厚的知识沉淀背景和强大的技术创新、技术开发能力优势在理论上将知识转化为技术,技术的转移需要一个恰当的载体,专利就是技术成果化的载体,企业通过接收高校的专利,凭借自身技术攻关能力和市场推广能力,最终实现技术的商品化和产业化。
    专利作为重要的技术成果处于知识生产组织向经济生产组织进行科技成果转化的权益保护载体,从法律上界定了科研人员的收益权,正是由于专利制度的存在,保证了高校和科研机构等知识生产组织可以将活动的焦点放在技术商业化的前端部分,而不必关注技术商业化的整个进程;;企业等经济生产组织则将焦点放在技术商业化的后端部分,而专利则是两者区别的界面和交换的标志。
    (二)  专利许可备案量“反射”专利作用力未得发挥
    专利本应发挥其价值推动知识产权组织与经济生产组织间的权利与收益的双向流动,此过程中会形成专利许可备案登记,然而高校十几年来的总体表现并不活跃。究其原因可能有三,一是内在动力缺失,二是外在阻力过大。三是数据干扰过大。
    内在动力缺失在上期报告中曾有提及,专利许可备案的登记公示效力是促进专利许可备案数量变化的根本,在缺少备案法律效力的前提下,备案成为了“无力挥舞的行政之手”。
    外在阻力过大的原因是高校与企业间专利许可发生后,由于后续高校科技成果收益管理机制不健全,许可费收取困难,高校的收益无法充分实现;
    数据干扰过大主要是由于统计过程中对于数据提取可能存在误差,统计中如果仅仅列出大学名称,并非真实反映全部完整情况,与科技成果转化运营相关联的机构情况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整理。
   (三) 梳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要模式
    为了解高校科技成果管理与转化的相关机构,补正排名统计中的数据缺陷,我们对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要模式进行了调查研究和总结梳理,具体如下表所示:

(四)  下一步?
    下一步显然要对已经刚刚出炉的数据再次“去噪”,并逐步揭开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模式下的特点及优劣势分析。
    (五)  更远的目标……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的评价究竟应该包含哪些要素?
    如何设置评价指标?
    如何计算各指标的分配比例?
    这或许将是另外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侧影”可以有多个,每一个都会引发思考,每一个都有可能成为构建高效科技成果转化能力评价的有效指标。 或许更远的未来我们可以在一步步分析中逐步清晰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能力评价体系的全部轮廓(深呼吸……)。
    情报分析师中的每个独立个体需要的只是脚踏实而专业的努力,不断靠近更为真实的世界,揭开情报中的秘密,挖掘情报背后隐藏的机遇与价值。

 

网友评论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大街123号科方孵化器大楼2310室微构分析测试中心
服务热线:4000064028   E-mail: 4000064028@labpku.com
版权所有 北京北达燕园微构分析测试中心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3477号-1) 技术支持:讯搜易晟
收缩

在线客服

  • 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5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40-0006-4028